English
咨询热线:0752-2167800
bet36体育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典案例

李某走私普通货物案获减档又从轻量刑

辩护律师:周涌、张倩倩

 【案情简介】

犯罪嫌疑人李某,男,汉族,60岁,高中文化,香港特别行政区人。本案由深圳海关缉私分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杨某、何某、乐某、李某等9名人员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4年10月29日移送审查起诉,检察院受理后,退回补充侦查二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三次。

经依法侦查查明:2008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杨某、何某等以伪报贸易性质的方式将进口毛线等纺织品走私入境,偷逃税额人民币48923483元。在此期间,被告人李某多次按照杨某、何某的要求,违反海关监管规定,将本应运送至某厂的保税货物运至杨某、何某指定其他地点卸货,为走私活动提供运输便利,自2010年8月23日至2013年3月6日,李某运输的走私货物偷逃税款人民币1138165.277元。

侦查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李某违反海关监管规定,为他人走私活动提供运输便利,偷逃应缴纳税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第一百五十六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走私普通货物罪追究刑事责任。


【辩护意见】

我们认为:

一、被告人李某属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李某所触犯的是拟制罪名,多次为同一走私人提供运输方便构成走私罪共犯。但从实际案情看,其本人对杨某等人的走私行为是不明知的,主观上是受蒙蔽的。

本案中的走私行为是由杨某等人实施的,方式为私自利用A厂的加工贸易手册指标,以伪报贸易性质的方式将C公司的毛线及毛线制品等纺织品走私入境。对于杨某等人的走私行为。不仅作为普通受雇司机的李某不知道,甚至作为报关进口单位的A厂也蒙在鼓里,一直到公安机关侦查时A厂才发现工厂的加工贸易手册指标被杨某等人倒卖用于走私。本案中,应特别强调的是,在李某运输的货物中,有部分货物经A厂负责人何某等人证实,确实是A厂自己的货物。可见,被告人李某对杨某等人的走私行为是不明知的,主观上是受蒙蔽的。以上事实说明,被告人李某的主观恶性较小。

考察其客观方面的行为,被告人李某仅仅是一名普通的香港货运司机,偶尔受雇香港一名叫“大声公”的人帮助A厂运输保税进口货物。从2010年至2013年4年期间,共运输了十次,平均每年约二、三次,每次运输仅仅是赚取二、三千元的一点运费,没有事前通谋,更没有得到走私人走私所牟取的暴利。

因此,被告人李某在共同犯罪中起到的是次要和从属性的作用,属从犯。


二、被告人李某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1998)8号

第一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本案中,侦查机关于2014年8月30日传唤李某时,尚无证据确证李某就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但被告人李某在接受侦查机关的询问时(注意:不是讯问),即以亲自书写《自述书》以及接受侦查机关询问的方式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2014年9月1日,李某才作为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正式《讯问》,同日即被取保候审。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到,侦查机关虽对相关犯罪事实有查觉,但仅只是通过报送单知道运输保税货物的车辆,并不知道李某就是驾驶人员。当时犯罪嫌疑人李某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就主动向海关缉私局如实交待了自己的罪行,属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因此,根据刑法及自首的相关司法解释,李某的行为构成自首。


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相似判例,认定受雇司机为从犯,减轻处罚,且在下一档法定最低刑量刑。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粤高法刑二终字第218号《刑事裁定书》,二审法院认为:①被告人陈某在明知保税进口货物不在合同手册指定地卸货是违反海关监管规定的情况下,仍积极实施运输走私货物的行为,参与走私进口的货物偷逃税款762.21万元;②被告人陈某受雇参与走私货物的运输,是从犯,依法可减轻处罚;据此,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0万元。

在该案中,被告人陈某偷逃应缴税款762.21万元,数额特别巨大,法定刑应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但因属受雇运输,法院不仅减轻处罚,在法定刑以下,即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进行量刑,而且是按下一档法定刑的最低刑即有期徒刑三年量刑。

虽然个案有其自身的情况,我国也非判例法国家,但在基本情节大致相同的情形下,本省的类似案例也是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的。


四、结合李某的实际情况,参照该判例,建议法庭对被告人李某可按下一档法定刑的最低刑处罚,即处6个月有期徒刑或免予刑事处罚。

“一失足成千古恨”,被告人李某已经年界60岁,患有糖尿病,这个年纪接近退休,本应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但却不慎涉嫌犯罪被关押,老伴每天以泪洗面,子女也寝食难安。案发后,李某一直十分后悔,在辩护人多次会见,以及今天的庭审中,李某均表达了强烈的悔罪态度。对比上述判例,被告人李某同为受雇运输,参与走私进口的货物偷逃税款1138165.277元,属偷逃应缴税额巨大,与上述省高院判例中被告人陈某偷逃税款数额特别巨大相比低了一个量刑等级,法定刑应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从涉嫌偷逃税的金额看,仅是判例中陈某的14.8%,结合被告人李某有自首、初犯、主观恶性不大,有强烈的悔罪态度,年龄已界退休等情节,故建议法庭参照上述判例,对李某减轻处罚,并按下一档法定刑的最低刑处罚,即处6个月有期徒刑或免予刑事处罚,以体现罪刑相适应的刑罚原则,体现刑罚人刑化的精神。

附件:李某与省高院判例中陈某犯罪事实及情节、量刑对比表图示: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如下:

一、杨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五百万元。

二、何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万元。

三、乐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四、叶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五、李某南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六、罗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七、李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裁判文书】

在审理过程中,因被告人张某、毕某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本院依法裁定对其二人中止审理。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某、何某违反海关监管规定,利用加工贸易登记手册伪报贸易性质为他人报关进口货物,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被告人乐某违反海关监管规定,利用加工贸易登记手册伪报贸易性质为他人报关进口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巨大;被告人叶某违反海关监管规定,利用购买的加工贸易登记手册伪报贸易性质为他人报关进口货物,又为他人走私活动提供运输便利,偷逃应缴税额巨大;被告人罗某、李某南、李某违反海关监管规定,为他人走私活动提供运输便利,偷逃应缴税额巨大;其七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被告人杨某、何某、乐某、叶某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均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李某南、罗某、李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均是从犯,已发可从轻处罚。被告人乐某、叶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某南、罗某、李某均在尚未收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即主动向办案机关如实交代自己的罪行,是自动投案;其三人投案后均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均构成自首,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李某认罪态度较好,依法酌情从轻处罚。

对被告人杨某及其辩护人、被告人何某及其辩护人、被告人罗某的辩护人关于指控杨某、何某、罗某参与倒卖B厂或A厂加工贸易手册指标,及指控杨某、何某、乐某指使司机将保税货物运至指定地点卸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均不采纳。

对被告人乐某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叶某及其辩护人关于本案核算的被告人偷逃税款有误,及被告人李某南的辩护人关于核税不应由海关进行核算的意见均不予采纳。

各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叶某认罪态度较好,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及关于被告人李某南、罗某、李某是从犯或被动作案,其三人主观恶性较小且均有自首的情节的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相符,予以采纳。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百五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杨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五百万元。

二、何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万元。

三、乐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四、叶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五、李某南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六、罗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七、李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案例评析】

一、李某作为司机,主观上不知杨某等人的走私犯罪行为,也未与杨某等人通谋,客观上没有获取非法利益,为何仍被认定为犯罪?

主客观相统一原则是我国刑法中的基础性原则,它的基本含义是: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追究刑事责任,必须同时具备主客观两方面的条件。本案中李某的特殊性在于其主观无犯罪故意,客观也无非法获利,按照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不应按照犯罪论处。但是无论是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还是法院的最终判决都认定其行为已经构成犯罪。这是因为本案李某的行为属于法律拟制的犯罪行为。法律拟制是指,将原本不符合某种规定的行为也按照该规定处理。

我国《刑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与走私罪犯通谋,为其提供……运输……或者其他方便的,以走私罪的共犯论处。”《最高院、最高检、海关总署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第十五点关于刑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的“与走私罪犯通谋”的理解问题中第二款规定“(二)多次为同一走私犯罪分子的走私行为提供前项帮助的。”可知,即便主观不明知走私犯罪,也没有与走私罪犯产生共同的犯罪故意,但只要多次提供帮助,即被法律、司法解释认定为走私犯罪的共犯。


二、本案李某的涉案数额巨大,法定量刑区间为3-10有期徒刑,为何能减档至1年有期徒刑?

本案李某的涉案数额1138165.277元,依据《最高院、最高检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属于数额巨大,量刑区间在3-10有期徒刑。而最终判处一年有期徒刑这一令人满意的判决结果与律师的有力、有效辩护密不可分。


(一)洞察细节,及时争取自首认定。

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自首需要同时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两个条件。一般情况下,对于符合自首条件的,办案机关会主动出具相关的认定材料,而本案中,无论是侦查机关还是检察机关均未对李某出具任何有关自动投案或者自首的认定材料。

辩护律师在审判阶段接手案件后,详细查阅案卷材料,对比相关司法解释后发现,侦查机关于2014年8月30日传唤李某时,尚无证据确证李某就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但被告人李某在接受侦查机关的询问时(注意:不是讯问),即以亲自书写《自述书》以及接受侦查机关询问的方式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2014年9月1日,李某才作为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正式《讯问》,同日即被取保候审。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到,侦查机关虽对相关犯罪事实有查觉,但仅只是通过报送单知道运输保税货物的车辆,并不知道李某就是驾驶人员。当时犯罪嫌疑人李某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就主动向海关缉私局如实交待了自己的罪行,属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因此,根据刑法及自首的相关司法解释,李某的行为构成自首。法院最终也采纳了辩护律师的意见,认定李某构成自首。

 

(二)精准预判,寻找最佳辩护策略。

最佳辩护策略绝不是一味的坚持无罪辩护。要在尊重案件事实与法律的基础上,选择最适合被告人,对被告人最有利的辩护策略,离不开律师的精准预判。


如上所述,本案李某的行为属于法律拟制的共犯,如果仍坚持无罪辩护,不仅不会取得想要的辩护效果,更是无视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被法官认定为狡辩,极有可能取得反效果。在衡量多方因素后,辩护律师确定了罪轻辩护的基本思路。但具有自首情节只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而非“应当减轻处罚”。为确保最佳辩护效果,辩护律师同时提出李某系从犯、广东省高院相似判例的减档处罚判决以及李某自身认罪悔罪等多方面的事实与法律依据,加强对争取减轻处罚结果的力度。

相比其他几名被告的无罪辩护,李某的罪轻辩护显得格格不入,但是法院最终采纳了辩护律师的观点,在减一档量刑的基础上因认罪态度好而进一步从轻处罚。


三、本案律师在辩护词的最后增加相似判例比对表作为附件,给法官以直观,具象的参考,也是本案取得良好辩护效果的一个亮点。

李某的量刑结果与辩护律师建议的量刑结果仅相差六个月有期徒刑,律师以最佳的量刑结果(六个月有期徒刑)作为建议争取法院的最佳量刑(一年有期徒刑),最终取得良好辩护效果,这其中作为附件的相似判例比对表功不可没。虽然个案有其自身的情况,我国也非判例法国家,但在基本情节大致相同的情形下,本省的类似案例也是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的。比对表将两个案例所涉及的行为、数额、法定刑、情节等一一罗列做详细对比,给了法官以直观、具象的参考,也使得律师对案件结果的预判更加准确。


【结语和建议】

结语:全案卷宗116卷,在梳理了众多涉案人员与海量证据材料后,从最初的无罪辩护到最终庭审时的罪轻辩护,我们的辩护意见前前后后修改了4稿。之所以最终确定罪轻辩护是由于我们的被告人李某的涉案行为是法律拟制的犯罪行为,尽管他主观上没有犯意,客观上也没有获利。相比其他几名被告的无罪辩护,我们的法律意见显得格外扎眼,但是法院最终采纳了我们的观点,并且因为认罪态度好从轻处罚。另外,虽然个案有其自身的情况,我国也非判例法国家,但在基本情节大致相同的情形下,本省的类似案例也是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的。不仅给法官更具体更直观的参考,判例的比对也可以帮助律师更好的分析案件结果的走向。最终,李某家属在判决书的送达回证上明确表示对辩护结果满意。


建议:律师不能只是一味的做无罪辩护,辩护策略的确定要权衡各方因素,找准辩点。擅于收集相似判例,对量刑结果做准确预判。

WEILUN LAW FIRM
广东伟伦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惠州市江北文明一路3号中信城市时代B座15楼
电话:0752-2167800 2167900
传真:0752-2119080
邮编:516003
E-mail:weilun@weilun.com
咨询热线
0752-2167800
微信二维码